第一百一十八章峨嵋隐君

    万天暗暗骇异“他是以什么手法弹开龚三通的毒针的这人我见所未见,却又是哪个宗门的”

    龚三通道“好个老家伙,你杀我三名徒儿,这笔帐怎么算”

    青衣男子嘴衔冷笑,朝龚三通道“天下之间,多的是徒有虚名的无知小儿,多的是妄自尊大的愚昧匹夫,合一门又是什么东西”语气之中饱含轻视侮辱之意。

    龚三通道“老东西,你说我合一门算不了什么东西有种来接我两掌”

    青衣男子冷笑道“接就接。”不见动作,身形移动,已到龚三通身前丈许,右手带出一掌。龚三通叫道“来”右掌正拍,掌心微抬,袖口中露出一个金筒,只听嗤嗤几声,四五数毒针登即发出。

    青衣男子斜身闪开,右掌又是一探,龚三通挥掌拍他下盘,青衣男子忽闪到他左侧,仍是探出右掌,龚三通左手直扫,右掌翻拍,数掌连发,掌力汹涌,打得风声爆响。

    万天心想“龚三通这门掌法虽然没有什么精妙变化,掌法之中亦有不少破绽,但凭借刚猛掌力,一去一来却也难以抵挡,即便是我也不能硬扛其掌,只得左闪右避等他力竭,他这门掌法也足矣威慑一方了。”

    但见龚三通越打越快,掌力愈是难以抵挡,龚三通倏忽变掌,一脚踢出,青衣男子向右一避,龚三通猱身直上,右掌直取。只听“啊呀”一声,却是龚三通往后一跃,脸色忽白忽黑,他右手凝拳,眉头紧锁,也不知遇上了什么难题,竟不敢再上次缠斗。

    万天大奇,叫道“龚兄,要不要我来助你”

    龚三通道“不用。”瞪视青衣男子,道“你身上有古怪”

    青衣男子眼望天空,负着双手,并不理踩。龚三通道“阁下是哪里人这门功夫似乎不是中原武功。”语气中竟客气了很多。

    万天微笑道“龚兄,他只怕也是程家的人,你看他使的是不是枯骨掌”虽在问龚三通,眼睛却在注视青衣男子。

    龚三通摇了摇头,道“不是,不是的。”也不知他为何如此确定青衣男子使的不是枯骨掌。

    万天微笑道“我听说程家没有什么高手,什么枯骨掌,我瞧也不过如此。龚兄,你不敢上,我来会会他”拔剑走出去,面对青衣男子。

    龚三通心中冷笑,道“万道长,可要小心,他身上有古怪。”

    青衣男子斜睨着万天,忽道“你手上是承影,宵练二剑”万天心想“好眼力难道他也是使剑高手”道“不错,阁下也认得这两把剑。”

    青衣男子望着天空,喃喃自语“上品含光,中品承影,下品宵练,可见世上还有含光剑。我挖开阖闾墓寻找剑池,知道世间真有鱼肠剑,却不知孔周三剑真的存在于世。”回过神来,问道“含光剑呢”

    万天道“含光剑嘛,终究会落到我手上。”

    青衣男子道“不错,不错。剑池三千两百一十七把剑,多数残断不堪,我只能挖出四柄能用的,如果凑了孔周三剑,刚好就是七柄。”

    万天暗暗警惕,冷笑道“你在说什么”

    青衣男子道“把剑给我。”倏忽飞身而出,伸掌抓万天面门。万天双剑齐出,左旋右斩。青衣男子移身左闪,挥掌将剑气散开,再度逼近前去,万天右手承影剑快疾无比的刺出三剑,左手宵练剑护住己身。

    青衣男子左移右闪,右手一抖,从袖口中取出一根峨嵋刺。他峨嵋刺在手,倏尔疾快,倏尔灵动,身形飘飘,闪动极为灵活。

    万天两剑将他逼开,自思“此人修为不在我之下,他使峨嵋刺,难道是峨嵋山的人”忽然右手剑使出一招分瓣莲花。他这招分瓣莲花是万一剑法中的一招绝杀,一剑刺出,又有八剑伏在后头,方位变化诡谲。与人对战时忽然使出,对方往往措手不及,受伤落败。

    青衣男子微微一怔,挺峨嵋刺去挡左边,嗤的一声,峨嵋刺被承影剑平平削断。他转身后退三数丈,还未立定,万天挺剑刺来。

    青衣男子道“好。”左手抖出一根峨嵋刺,刺向万天左胸。峨嵋刺本来为一对,左右手配合使用,招术灵动、毒辣,常用以暗杀或潜入水底凿穿战船之用,很少有人用之正面对敌。青衣男子却是一手负在背后,一手挺刺接战。忽然嗤的一声,又断了一根峨嵋刺。

    但见青衣男子左移右躲,神情淡然,姿态潇洒,并无被削断兵器的恼怒、窘惶之色。龚三通忽然想到一人,叫道“原来是峨嵋山冯隐君。”

    万天心想“不错此人必是冯隐君。”长剑急削。

    青衣男子退后闪开,龚三通高声道“万道长,我来助你。”长臂一推,掌力如涌。

    万天运劲一震,承影剑直直刺出。那青衣男子左手伸出,抵住龚三通铁掌,右手成指,夹住万天承影剑。他一人居两大高手之中,双足立住,运转玄功,发须飘飘,脸色红润,竟将这两大高手联手一招给挡下了。

    龚三通忽想“我再加一把力,将此人逼死。”运劲一震,青衣男子身子向万天那边移出半步,万天同时使劲。

    龚三通道“我们一起使力,把他杀了”万天点了点头。青衣男子一张脸忽白忽红,一声冷笑,运起一股真气,双手一推,万天、龚三通各退出半步,复又使劲紧逼。

    洞外众高人惊异交加,面面相觑,谁也不敢上前。

    林清婉大声道“两大宗师合力围攻一人,要不要脸”

    万天忽想“哎呀我与峨嵋派无怨无仇,杀了冯隐君与我有什么好处何况与龚三通联手杀了冯隐君传出去对我万一门不利。”故意收了三分力,后退半步。

    青衣男子查觉右手边压力忽减,猛鼓一口气,忽然吐出,双臂一振,纵身飞出圈子,落到山洞之前。龚三通踉跄后退,心下暗叫“好厉害的玄功这样竟也杀不了他吗”

    冯隐君吐出一口浊气,双手微微颤抖,心底翻转一个疑问“万天为什么忽然收力”

    龚三通见冯隐君脸色惨白,知道他此时极不好受,哈哈一笑,道“好厉害的冯隐君,再来与我拼两掌。”又要上前。

    忽然有人长声大笑,一个雄厚的声音道“龚教主,你适才说枯骨掌不过如此,来接我一掌。”拂袖声响,山坡西边冲出一个高大汉子,那汉子一步作两步走,行动如风,到了山坡之前,右手一掌已然抓出。

    龚三通不及不想,飞掌去接,尚未接触,已查觉一股阴寒之气袭来。心中一惊,闪身躲过,往后一退。

    那汉子到了山上,长声大笑,说道“龚教主,这就是枯骨掌,你看着了”手臂如玉,双掌飞拍。龚三通叫道“你是谁”接了一掌,又回了一拳,甫一接掌,丹田中森冷冷极为难受。

    在场之人瞧得清楚,这汉子一身蓝袍,所使的掌法与林清婉先前使的枯骨掌极为相似。忽然那汉子连发三掌,龚三通挺掌便接,掌心又冷又辣,极为难受,心下骇异,后退三数步。

    那汉子朗声道“在下程秋霜弟子余傲,诸位说程家枯骨掌不过如此,谁敢上来接我一掌”此人正是那天在万一山门上大展神威的余傲。他面露微笑,眼光扫向洞口众人。

    万天嘿嘿一笑,道“余傲小子,很久不见。”

    余傲道“万道长,你好。”

    万天道“我那位徒儿呢你把他带去哪儿”

    一人笑道“我在这里。”一名华服公子走上山坡,立到余傲身侧,不是林仁刚还能是谁

    万天冷然道“原来你真的还没死”

    林仁刚冷笑道“我还没见到万天老妖道的祭日,怎么能死”

    万天厉声道“小贼受死”纵身飞出,承影剑直刺。余傲伸手提住林仁刚,往后一拉。万天道“我杀我自己的徒弟,与你何干”

    林仁刚道“我现在可不是你的徒弟,余傲余前辈宽宏大量,饶了我一命,并答应收我为徒了。”

    万天怒瞪林仁刚,见余傲冷眼看着自己,大有出手之意。他心中恨意翻转“我此时承影、宵练在手,未必不及余傲,只是冯隐君在旁窥伺,我刚才与他为敌,他多半会出手对付我,龚三通行事无常,狡猾毒辣,只怕未必肯帮我。”想到如此,忍怒吞气,收剑退后,恶狠狠地瞪视林仁刚。

    余傲向冯隐君道“冯前辈,多谢之前回护之意。”

    冯隐君冷眼一扫,哼了一声,道“原来枯骨掌传到你这里也不过如此,果然名不副实。”余傲一怔,道“余傲不才,未能窥见掌法要义。”

    龚三通哈哈大笑,道“冯前辈,原来你也有这个意思,早知道我就不与你打了。”

    冯隐君冷眼一翻,向林清婉走去,道“我之前说你不会使枯骨掌,是我错了,程家的亲授弟子也一样的不会使。”

    林清婉一怔。

    龚三通笑道“不错,不错,是极,是极。”

    万天寻思在此多留并无益处,道“龚教主,我们一起走吧”领着弟子带上霏霏、祝琪、祝瑾等人便要离开。

    余傲忽道“万道长,我听说青苹道长择日铸飞廉剑,可是真的”

    万天道“不错,你想来吗”一声冷笑,领人下了山坡从北边离开。

    龚三通哈哈一笑,怪眼一翻,道“我听说青苹拜师昆仑,是炼器好手,也想去看看飞廉剑怎么炼的。余少侠,你也想一起去看看吗”

    余傲沉吟半晌,道“龚教主愿意指路,自是再好不过。”

    龚三通道“跟我一起来。”领着弟子向北离开。余傲向冯隐君拱了拱手,道“冯前辈,我去看看青苹怎么炼剑。”

    冯隐君冷眼看天,并不理他。余傲道“走吧”带着林仁刚也往北而行。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