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君矗立云霄之中,周身血光忽明忽暗,只见一条条晶莹的血气魔纹互相缠绕着,有精纯的血焰之力流淌其中,从身体各处向胸口汇集,血道真身上的伤口也开始缓缓愈合。
  真身之伤虽能修复,但神魂之伤又该如何修复呢?元神驾驭血刀被正面击溃,神通的反噬加上龙皇的灵魂冲击,魔君的元神没有奔溃已是万幸,但这一身战力又剩下多少呢?
  “还有什么招式尽管施展,吾一一接下。”
  龙皇负手而立,炽烈金霞覆满全身,犹如天地间的第二轮骄阳,耀眼夺目。魔君之前的神通似乎对他没有丝毫损伤,浩瀚的神魂之力冲出体外,在虚空中留下层层金光,朝着魔君席卷而去。
  这又是一波灵魂冲击,虽没有之前那一击浩大,却也不可小觑。百丈高的血道真身,在金光的冲击下,微微颤动,魔君周身的血焰隐隐有分离之势。
  “杀!”
  汹涌的血气从魔君体内迸发而出,血与魂的结合,将魔道杀机展现了淋漓尽致,漫天的金纹在这一声杀音之下,迅速退散,回到了龙皇体内。
  金色大手一挥,一片金光宛若一座金山般压落,随意一击,将侵袭而来的血道之力打退,血气回溯间,魔君真身止不住的颤抖,像是受到了剧烈的冲击。
  “不愧是大罗魔君,受了本尊全力的一道神魂攻击,还能够保持元神不灭,就是不知你还能支撑多久?”龙皇运起灵目射向魔君,似要将血道真身看个通透。
  “神魂之伤,不足为虑。龙皇为救这一众龙族,不惜暴露这尊分身,吾魔族援军不久便至,你又能庇护他们到何时呢?”魔君三言两语间,道尽杀机,虽处劣势,却也毫无畏惧。
  无形的神魂之力,充斥在这片虚空的每个角落,魔君与龙皇之间的元神争锋,将天地分成了两半,一左一右各站一方。
  “轰!!”
  僵持许久的局面突然发生了变化,只见龙皇慢慢向前踏出了一小步,天地轰鸣,虚空承受不住压力,扭曲了起来,一道神魂余波轰击而下,万里碎石化为粉末。
  魔君身后的空间快速涣灭,脚步还未动,就到退了数万米。赤焰散尽,血道真身没有一点伤痕,只是七窍轰鸣,流出了丝丝晶莹的血迹。
  他神魂受创,败退是迟早的事,原本还以为可以支撑片刻,但龙皇的攻击太过霸道,根本无法抵挡,现在的元神更是伤上加伤。
  “灭!”
  龙皇自云霄上又一步迈出,手掌先前缓缓抬起,一时间风云变幻,精纯的龙元激射而出,在虚空中勾画出一张金灿灿的手掌。
  初始还是一个模糊不清的虚影,两三息之间,就在丝丝龙元交织中,化作一只狰狞龙爪,金色鳞片栩栩如生,耀眼夺目;爪尖泛着金属的光泽,好似无坚不摧。
  一道无形的力量降临,血色巨影刚刚稳住身形,就被牢牢地锁定住,翻天龙爪随后覆盖而下,还没有触碰到血影,就有无尽的压力袭来,魔君的真身险些崩溃,他想要逃离出去,但无法动弹。
  掌中擒日月,天地何处寻?
  这正是之前祖龙虚影所施展的那道神通,现由龙皇施展而出,却是另一番模样,掌中虽没有玄黄神光的加持,却有一个巨大的金色旋涡,无情地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魔君正如先前的那条血道长河,被封印在龙爪中,身体和元神失去了对天地的感应,金色旋涡每旋转一圈,血道真身所承受的碾压之力就增大一分。
  这就是血脉传承,龙族的神通都是祖龙经过无尽岁月推演和厮杀出来的,这道神通若是由祖龙亲自施展,有擒拿日月,阻断星河的威力。
  “觊觎吾龙族血脉者,都将难逃一死。”团团血焰被巨掌吞噬,魔君的身体开始层层脱落,就如一棵枯萎的老树,生机随着树叶凋零一空,唯有木讷的躯壳,还在遭受着风霜的侵蚀。
  “桀桀桀!!吾虽不敌于你,但今日就算是拼个身魂俱灭,你也休想离开此地半步。待血祖降临,只需擒住你这道分魂,龙皇本尊又何足挂齿。”
  修为到了大罗之境,神魂的圆满十分关键,龙皇这道分魂要是被魔祖封印住,那他的修为将止步于大罗之境。
  甚至有些神通,可以通过分魂施展而出,直接威胁到本尊的安全,所以在魔君看来,以他的生命,换取这道分魂还是十分值得的。
  魔君说完,血焰长河从其身后飘出,喷洒出大片的血色光点,这是法则长河的本源,是他数万年的修为结晶,血道真身吸收了法则本源,总算是稳住了崩溃的局势。
  空间的束缚越来越强烈,随着金色旋涡的靠近,他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若是任由龙皇施展下去,他会被永远的封印在龙爪之中,直至一身修为被消磨殆尽,生死道消,再无重生的机会。
  “咔嚓!!!”
  魔君一拳轰出,血道之力蔓延,将周围的空间轰得碎裂开来,血焰本源剧烈的消耗着,法则长河在快速缩小,他毫不在意,只想尽快脱离这片空间的封禁。
  “不知死活,龙族神通岂是这么容易破除的?”
  龙皇驾驭龙爪向前压去,璀璨的龙元喷薄而出,魔君挣脱了空间的束缚,血焰拳头打在了金色龙鳞上,四方茫茫,炙烈的金光爆发而出,震得魔君连连后退。
  “昂!!!”
  一声龙音响起,整个天地都跟着一起轰鸣了起来。
  “嘶!天地龙音配合神魂之力,竟然有如此霸道的威力。”吕涛寒毛倒立,脑海里全是龙音的轰鸣声,脚底升起绿光,瞬息之间,遁出了数万里之外。
  吕涛只是停留了片息,元神就已经受不得龙音的摧残,而身处龙音中心的魔君,更是凄惨无比。本来就要逃出龙爪的覆盖,在这天地龙音下,血道真身都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血光一闪,魔君身后的血焰长河,投射出一条法则神光,将其护住。金色的龙纹声浪接踵而至,法则光罩被冲击了数次,就消散一空。
  魔君无力的摊到在地,龙音无孔不入,早已侵入了他的识海内,血焰包裹的小人站立识海中央,一道龙音冲击而连,将血焰掀起,露出满是裂纹的元神之躯。
  神魂之力喷涌而出,将元神小人团团包裹,在龙音的浪潮中中起起伏伏。金色旋涡袭来,将魔君慢慢地拉扯进去,绞杀他的生机。
  魔君不知道自己能够支撑多久,也不知道血祖何时能够降临,龙皇两道神通同时落下,想要将他形神俱灭,法则本源和元神之力在快速消耗着,若是连一丝真灵都无法保留住,那他将再无重生之机。
  吕涛站在远处的云层中,战场的一切他都看得清清楚楚,魔君的生机正在快速的流失,血道真身估计会在百息之内化为灰烬,而那时元神也难逃灭亡。
  “轰!”
  战场再生变故,一道金光从龙皇头顶的虚空中射出,天空被轰出了一方万米大小的灰蒙洞口,一条金光道路从洞口中延绵而出,将数十真龙接引一空。
  这是龙族强者从亿万里之外的海域出手,在虚空中打出一条空间通道,接引龙族回归。
  “看来是龙皇本尊感应到分身的位置,亲自出手了。但魔君未除,他会甘心离去吗?”
  魔君先前想要炼化龙族血脉,龙皇对其产生了必杀之心,数十真龙全被接引走了,龙皇分身却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全力激发神通,要将魔君灭杀殆尽。
  又过了十息左右,龙爪之下,魔君的身影早已消失不见,不知还剩下了多少本源。
  “嗡!”
  虚空再次剧烈的震动,血光透过空间连连闪动,照亮了整片天地,吕涛不看便知,这是血魔族大罗将要降临而来。
  “五行秘境就在洪荒西方的边界处,血祖身为大罗强者,支援速度未免也太慢了吧!难道是来替血焰魔君收尸的?”
  血祖要是知道吕涛心中的想要,肯定要气得吐血身亡,他本是可以提前降临的,可是在中途感受到了血道长河的危机,就激发元神之力,沟通血道投影,所以就耽误了一些时间。
  “唉!今日就饶你一死,日后再取你魔命。”龙皇悠悠一叹,就收了所有神通,化作一道金光,射向空间通道,纵使心里万般不甘,也不能再多停留,他这道分魂不能有任何闪失。
  此时的魔君已是奄奄一息,真身和元神的本源亏损严重,法则长河早已不见了踪影,似乎被消耗殆尽,就算是修复了所有伤势,境界也肯定会掉落下去,没有逆天之物的辅助,万年之内,都无法回到大罗之境。
  “一个数万年的修为一朝散尽,还有一个化为虚空尘埃,血影和血焰这兄弟俩真是命运多舛啊!”吕涛心中默默地感慨着,同时脚底升光,时刻准备逃离此地。
章节列表下一章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