兄弟俩愉快地吃菜喝酒,不知不觉已过五更。

    突然,门外又响起了敲门声,红云面色凝重地走了进来。

    “怎么了?”子钰问道。

    红云附在子钰耳边悄悄说了几句,子钰的脸色也变得铁青。

    “我不要见她!让她日后也莫要再来!”

    “可是……”红云吞吞吐吐。

    “姑姑,到底是什么事情连子望也要避讳着?”子望很是不满把自己当外人的举动。

    “姑姑,直说无妨,子望不是外人!”

    “这一次您的外祖母雪音娘娘也来了!总不能把她老人家也拒之门外吧?”红云面露难色。

    哎!子钰只得无奈地站起来“姑姑您陪着子望,我去去就来!”说完子钰急急出了门去。

    子钰前脚刚走,子望就忙不迭拉着红云问道“姑姑,何事让您如此慌张?子钰到底不想见的人是谁?”

    既然让子望撞见,红云知道想瞒也瞒不住“是……是骊姬娘娘!”

    骊姬?那不是子钰的娘亲吗?这次回来,让子望惊讶的事情一桩接着一桩。

    “骊姬娘娘不是不知所踪吗?”

    “子钰离开风波洞也是同您一样,想要找寻自己的娘亲。如何找到红云并不清楚,只是听灵儿说起过。她说骊姬娘娘离开风波洞之后,因为惧怕她的父亲牙呲,也不敢回蒙顶山,才不知所踪。后来,子钰回到蒙顶山,不忍祖母与族人受到牙呲的残暴统治,在与祖父的争夺中取了牙呲的性命。”

    “牙呲死了!”要知道牙呲家族在狼族中地位崇高,子望如何不吃惊。

    “大约是没了牙呲的迫害,骊姬娘娘后来回到了蒙顶山。她也想认回自己儿子,为此三番五次来到风波洞,但次次都吃了闭门羹。”说到这,红云满是无奈,不由得连连哀叹。

    “所以这次雪音娘娘一同前来,子钰就避无可避了!”子望恍然大悟,“可是子钰不是辛苦寻找娘亲,为何现在又不肯见她?”

    “里中内情红云并不清楚,只是听说骊姬娘娘同别人在一起,还生下了一个儿子。”

    子钰为何如此抵触自己的娘亲,不言自明。日思夜想的娘亲早就有了新家,还有了日日相亲的宝贝,子钰他又算什么呢?孤儿?弃子?

    原来自己和子钰同病相怜,子望对这个曾经厌恶的哥哥走了全新的认识。

    红云拉着子望“孩子!放下记恨,子钰他同你一样,也是个可怜的孩子!姑姑盼着你们两兄弟摒弃前嫌,携手守护大王留下的江山!”

    “我哪里同子钰一样?我从小到大有姑姑这个娘亲照顾我,爱护我,呵护我长大。我不知比他幸福多少倍!”

    娘亲?子望这一句话勾得红云泪如雨下,她从来不敢奢望小王爷会把自己当做娘亲看待,纵使她一直把子望当做自己的孩子。

    “姑姑不哭!”子望把红云抱进怀里,就像小时候她哄自己一样。

    “我的望儿真的懂事了!红云真是死而无憾!”

    子钰离开时已经过了五更,没多久月圆之夜的魔术在子望身上统统消失。银发狼耳又重新出现在子望的头上。

    子望第一时间不是想要走,而是想要去看看白玉宫里的情形。

    “姑姑!走,我们去看看子钰!”

    “可是……我们此时不好出面吧?”

    “姑姑放心,我只是远远地看一看就行!”

    子望没有偷窥他人的,只是天下无不是的爹娘。他不想子钰同自己一样等到永远失去就后悔莫及了。

    白玉宫。

    雪音、骊姬还有子钰坐在桌旁一声不吭,房间里只有元吉侍立在一旁。尴尬的气氛好像让时间都凝固了一般。

    唐彦和孩子留在了蒙顶山,骊姬害怕再次刺激到子钰敏感的神经。

    直到灵儿小心翼翼端着茶盘进来。

    只见灵儿恭敬地把茶杯依次摆在了客人的面前。

    做好这一切,灵儿正想离开,却被子钰抓住手臂,拉到身旁坐下。

    灵儿挣扎想要离开,她知道雪音娘娘并不待见自己。奈何如何抵得过子钰的力气?

    早就听说钰儿同凡人走在一起,没想到他真的又去找回了灵儿。雪音气急败坏瞪了元吉一眼说道“是不是你带着钰儿找到雅安城的?”

    “祖母莫要怪元吉,灵儿是我的人,如何能同我分开!”自己同灵儿在一起的事情,子钰向来不遮掩。

    “你是狼族之王,拥有狼族最高贵的血统和身份!你怎么能有一个人族的王后!”骊姬忍不住开口道。

    没想到这一开口就踩到了子钰的雷区。

    子钰勃然大怒“我要同谁在一起不劳您费心。您还是管好您的丈夫和孩子,孝顺祖母才是正事!”

    子钰的话如同冰冷的尖刀刺进骊姬的心脏,让她痛得无法呼吸“钰儿!从前是娘亲对不起你!求你原谅我!这些年娘亲饱受思念之苦,已经受到了惩罚!就让我们母子重归于好,一家人其乐融融不好吗?”

    “不好!”子钰的回答十分决绝,“自从您抛弃我的那一天起,我们母子就恩断义绝!望骊姬娘娘速速回去,从此咱们一别两宽,各不相欠!”

    “钰儿!”骊姬忽然跪在了子钰的面前,吓得灵儿赶紧去拉,子钰则别开脸去。

    “骊姬娘娘,您是长辈如何能跪!”

    骊姬一把推开灵儿,灵儿一个站立不稳,一屁股坐在地上。子钰心疼得连忙去扶。

    “你既然能接受一个人族,为什么不能接受娘亲?就是因为我当初一步踏错,数十年日日受着煎熬!钰儿!你是娘身上掉下的肉啊!你不能这样对待娘啊!”

    骊姬情真意切,哭得让人动容,可唯一没能打动的便是子钰。

    “你走吧!我说过了,我不恨你。还有很多人需要你,而我有灵儿就足够了!”

    “钰哥哥!一家人没有隔夜仇,就原谅骊姬娘娘吧!”

    “灵儿,她瞧不上你是个人族,你却还帮着她说话!”子钰气不打一处来。

    “我……”灵儿知道子钰正在气头上,也不敢过多刺激他。

    雪音没想到,骊姬已经做到如此地步,子钰还是不能回心转意。她扶起在地上哀嚎的女儿“钰儿,没想到你是这般铁石心肠!”

    雪音指着灵儿愤恨地说道“你真要为了她,连祖母也不要了吗?”

    为什么要非此即彼,非得从中做个选择,子钰恼恨不已。

    “送客!”扔下这句话,子钰拂袖而去。

    。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