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灰色的天,灰蒙蒙的狂风骤雨向着城墙的灯笼砸过来,朵朵橘红色的火焰被风雨熄灭。没有个人间火,肆行暴虐的妖又卷土重来,哭泣的城池开始**。\n楼烈抵挡不住妖的凌厉攻势,便和众人撤到官府衙门里,那府邸屋檐下挂着排排的灯笼弥漫着橘红色将妖挡在府外。\n无法接近府邸的妖恼羞成怒,把气撒在附近的民居和民众上,霎那间惨声如雷般的震动城池。而楼烈等人却龟缩在府邸内装着听不到看不见。\n末无闻淋着大雨终于飞到城池祭起青瓷冲入妖群,青芒在灰暗的天空里闪现,妖也止住了进攻的步伐,转向攻击末无闻。\n而有些胆大的人便捡起未曾熄灭的火在屋檐下点燃起火堆,渐渐火堆愈来愈多,城池又恢复橘红色的光芒,惧怕火的妖也只能灰溜溜的撤走。\n雨停了,末无闻站在街道上,深身淋透看着妖消失在灰夜里。\n“天师,给你。”手持着火把的城民拿着身干净的衣服递给末无闻。\n末无闻换上干燥的衣服便向城民们致谢告辞,突然有个声音从人群里传出来“天师,为什么不留下来帮我们与妖抗战,天师,你是我们的王!”\n“天师,天师,天师…”呼声高涨,此起彼伏,大街小巷到处飘荡的都是呼唤天师的声音。\n“只要大家保存好人间的火焰,妖就会知难而退,我们后会有期。”末无闻向着赫连扎克的家乡飞去。\n而躲在官府衙门里的楼烈听到人群震天动地的呼唤着天师,心里可真不是滋味。就在昨日他楼烈还是灰界的抗妖大英雄,而如今却被所谓的天师替代,这口气他咽不下去。\n“给我去把火都夺过来,重新点燃城池的灯笼,灰界我楼烈说的算,我是灰界的王!”楼烈老羞成怒对着众人咆哮着。\n权力会使人性扭曲,就在不久前还都是跟随楼烈与妖而战的热血男儿,就在权力的诱惑熏染之下变成穷凶极恶的魔鬼,他们与妖斗不再是为了正义而是争取灰界的统治权。\n他们挨家逐户的搜查着火种,私藏火种者都以通妖罪查办,财产充公女为妓男为奴。\n城民们怨声载道,但都是敢怒不敢言,天泛白的时候城里的火种便又重归楼烈控制。\n天明之后楼烈便吩咐城民们在城墙盖起不计其数的灯塔,这样刮再大的风下再大的雨灯塔里的火苗也不再熄灭,妖对人间火的忌惮不敢轻易再来侵犯。\n飞行的末无闻很快就赶上步行的赫连扎克他们,经过整夜的跋涉终于来到赫连扎克所居住的村落。\n平时驻扎在附近的妖也都撤到妖王山,树倒猢狲散没有后台平时横行霸道的官兵们也都收敛不少,躲在官邸不敢轻易出来。\n何天坤到达赫连扎克的家的时候第一件事就是点燃人间的火焰,村民见到从未见过的色彩都被吸引过来纷份点燃火把回来,不多久橘红色的火焰燃烧在村庄的各个角落。\n几番波折筋疲力尽的圣贤老怪骑着木鹞降落的时候一不留神便撞到块大岩石上,嘭的声木鹞碎满地。\n赫连容赶紧扶起翻落下来的圣贤老怪,幸好只是受点皮肉伤无大碍。\n“木鹞坏了,怎么办!”何天坤焦虑不安的踱来踱去,自言自语说道。\n“要不你们都别回人间,天师为王,我们为将,把妖赶跑我们建立天师国多好。”哪小五笑着对着何天坤说。\n“木鹞坏了让老怪再给我们造几架就是。”末无闻过来安慰心急如焚的何天坤。\n“天师,那个造木鹞的小盒子真的不知道遗落在何处,从渭水底上来不久就发现小盒子丢了还有盘古斧。”霎那间圣贤老怪把他们的希望之火熄灭。\n“东西都遗忘在赢鱼那里?”末无闻追着问道。\n“不能肯定,天师。”\n灰界遍地都燃烧着人间的火焰,妖只能蜗居在妖王山。没有神界的支持,末无闻孤身一人也毁不了妖王山。灰界己安定,目前最要紧的事情就是想方设法把大家带回人间。\n“无闻,要不我们从来的地方回去,几天过去了说不定暗道已经清理。如果没有的话大不了我们带上锄头铲子挖出去。”何天坤认为骑着木鹞飘洋过海不如从哪里来回哪里去更简单。\n“通道的岩石合拢,我们怎么进的去?”黎骁和弱弱的问道。\n“凿开!”黎骁迈不加思索便喊出来,不是他想了想又接着说“,就凭我们用凿子凿开不知何年何月,不如炸开岩石。”\n“炸,只怕会将洞穴炸塌,还是找人凿开吧。”何天坤觉得小心为上,凿开岩石费时间但是安全。\n“我们都去帮你们凿岩,找人帮忙那是需要钱的,我只有这些。”哪小五掏出口袋仅有的两三个贝币。\n“钱,我有。”秦湘玉回洞穴又走出来手里拿着颗灰珍珠,泛着淡淡的灰芒。\n末无闻还在犹豫接还是不接,黎骁迈倒是反应敏捷一把夺过珍珠连声道谢。\n“天师,我带你们去集市买工具。”哪小五和末无闻说过之后又转身对着哪小六他们说“大家留下来给赫连前辈帮忙。”\n稍作休息,一行人重返龙鸣山,走到山附近的小镇他们决定去铁匠铺买铁具找些石匠来凿开岩石。而这一切都需要贝币,于是哪小五决定去当铺把珍珠换成贝币。\n当铺老板见到珍珠立即眼发灰光,按不住的激动对着他们说“哪来的珍珠,一万贝帀怎么样?不过三日之内不赎还珍珠就是我的。“\n“行。”这价格倒是出乎哪小五的意外,要知道一坛灰树汁才一个贝币。\n在灰界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石匠,铁具都是不费吹灰之力就找到。\n石匠用铁钻跟斧锤在岩石凿出条浅缝,间隔段时间便用锤把铁楔子打入岩石,利用横竖两排铁楔子把石头裂开,石匠们不修止的劳作终于在岩石上凿出个洞。\n“大家歇歇,喝点灰树汁减减乏。”哪小五拿着坛灰树汁走过来,石匠们放下工具拭把汗水坐下来喝起灰树汁。\n就在此时,岩石被凿出的洞突然从里面长出新的石头,渐渐石头填满了洞,岩石上看不到任何罅隙仿佛没有被凿过似的。\n石头凿了会长出来,怎么可能!黎骁迈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拼命用手按长出石头的地方,石头依旧是那么冷冰冰怎么按也是纹丝不动。\n“我就不信这个邪!”黎骁迈拿起呯呯呯在岩石上凿出个小洞,但就在他停下擦汗的时候洞又消失不见,岩石恢复原样根本没有凿过的痕迹。\n“有妖”石匠们纷纷扔下工具逃出门外。\n既然如此,再凿下去也毫无意义,末无闻在洞里踱来踱去突然想起在人间的时候他们是从洞顶的通道来到灰界,那灰界的洞顶也会不会有通道去人间?\n“有没有长点的木梯?”末无闻问道哪小五,木匠留下只是小木梯够不着洞顶。\n“我去附近的村庄找找。”哪小五走出洞穴。\n“妈的,这鬼地方!”黎骁迈试了试用凿子,凿在石头如同凿在水根本凿不坏。气坏的他把凿子扔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凿在水帘上。\n突然末无闻口袋里的瓷片开始振动嗡嗡作响,水帘急促的抖动洞穴也摇晃起来。洞口的泥石塌了下来,他们来不及逃出去洞口已经被封死,漆黑一团不再是灰暗。\n而末无闻手中的青瓷散出的青芒却越来越浓,借着光芒依稀可以看到被凿子凿到的水帘裂出缝来,缝越来越大开始渗出水来,滴答滴答的落地声。\n“师父,怎么办!”惊惶失色的黎骁和望着正在裂开的水帘紧紧拽着末无闻的手臂。”\n“快,咱们一起抱着这根木头,水冲下来才不会被冲散。”末无闻和黎骁和抱起石匠们留下的小木梯急忙喊着何天坤和黎骁迈,话音刚落轰隆作响水帘断开水急速泻来。\n他们抱着小木梯浮在水面,也是奇怪如果在人间这架小木梯根本支撑不了这么多人,而在这小木梯居然不沉,而是随着水涨往洞顶升。\n“妈呀,水再涨我们就会淹死在这洞里。”眼看洞顶就是随手可及,黎骁迈绝望的喊叫着。\n嗡嗡嗡,青瓷振动的频率越来越大,末无闻的手臂感到酸痛青瓷不小心掉入水中,幸亏他眼急手快抓住青瓷。\n奇迹出现,水居然停止上涨,而他们全都被挤出水面,躺在水面上就像躺在平地掉不下去。\n“无闻,这水面怎么可以行走。”何天珅站起来试着走几步。\n“是吗?”末无闻站起来却扑咚的脚落入水中,幸亏他抓住木梯爬上水面。\n“怎么我们掉不下水面,师父你却会掉入水中?”站在水面上的黎骁迈感到不可思议踩了踩水,如同踩在柔软的泥地。\n站在浮出水面的木梯,末无闻一手举着青瓷一手试着推每寸洞顶的岩石,突然轰隆声响水面又开始急速上涨,来不及蹲下来的末无闻嘭的撞到洞顶。\n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