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淽和顾玖笙吃了早餐之后就带着佣人给他准备熬药,他这几天都不在家,药浴已经好长时间没有泡了,还是得重新安排上来,配合着她重新用药鼎炼出来的药,他的身体能够好一大圈。

    蹲在地上看着面前的药罐,顾玖笙跟在她旁边的位置,看着她的动作目不转睛,将翻滚起来的汤药放在一旁之后,白淽放开了手上的帕子。

    “你是不是觉得我会给你下毒啊?”

    眼睛视线就一直没离开过她,生怕漏了一点她就下毒了是吗。

    “你放心,我还没那么斤斤计较,再说了,我要是真的打算给你下毒,你也看不见。”她哼了声。

    男人笑而不语,抬手揉揉她的脑袋,“我是想给你帮忙,可是看着你也没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地方。”

    所以才在边上陪着她,只不过这小东西是真的不领情。

    “这边太阳太大了,你回浴室去准备吧,他们应该已经将热水准备好了。”白淽麻利的将装着汤药的药罐递给了身后的佣人。

    赶紧让他将药浴泡完之后,她就能离开顾宅了,总是在这个空间里头待着,感觉很容易郁闷。

    “好,我这就去,你小心一些别烫了手了。”顾玖笙亲昵的应下来。

    白淽应了声,蹲在原地没动,男人走远之后,身后的女佣阿姨才走过来蹲在她身边帮忙。

    “白小姐,九爷对您真的很好呢。”

    从前他们整个顾宅的人都不敢对着白淽提出九爷的身份,可是现在不同了,九爷自己承认了,他们也就没什么好怕的了,现在九爷和白小姐的感情看上去还是十分不错的。

    按照她们年长一辈的人来看,这对年轻人之间,是真的关系挺好的,保不齐以后白小姐就是整个顾宅的女主人了。

    老太太在的时候就将顾宅打理的井井有条,这么多年了,整个顾家是真的没在能够有个合适的女主人出现的,老太爷心里头说是不急其实也着急着,毕竟九爷今年可是二十六岁了。

    “你们这是说什么呢,我们不是你们想的那种关系。”白淽有些尴尬的笑笑。

    “我们可都是过来人,看得出来你们年轻人之间的相处模式,我看得出来九爷对您可是上心着呢,我到顾家这二十年了,虽然不是看着九爷长大的,但九爷从回到顾家之后,就从来都不喜欢任何女人的靠近,您可是第一个让九爷这么上心的人。”阿姨扇着扇子张口道。

    白淽想起了昨天晚上顾玖笙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说出来的话,那样缱倦呢喃,她真的不觉得被这男人放在心上,是什么太好的事情。

    那股窒息感是一直存在的,有种被一根绳子紧紧的勒住脖子一样动弹不得的感觉,让人无所适从。

    “白小姐,我看着您今年年龄也不大的样子,你几岁了?”阿姨看着面前的小姑娘问。

    “二十。”

    还有一个月就满二十岁了,在栾朝的话,二十岁没能够嫁出去已经是老姑娘了,只不过这个世界严格算起来,结婚还是太早了。

    “这样啊,您可以和九爷领证了呢,我们九爷今年二十六岁,您二十岁,男女之间相差十岁之间是最好的,找男人就得找比你大的,比你大的愿意宠着你,也懂得怎么疼人,全心全意的宠着,也是十分好的事儿啊。”

    不知道为什么,这阿姨今天话真的是挺多的,白淽笑了笑,没做任何回应。

    她和顾玖笙,若说一个月之后她年龄满了就结婚的话,她是真的没办法接受,婚姻讲究的是两情相悦,她也希望是一生一世一双人,如果没有确定是这个人的话,是轻易不会走结婚那步的。

    看着陷入沉思的小姑娘,阿姨算是看出来一些白淽的顾虑,“白小姐,您心里对我们九爷,是什么样的感觉呢?”

    这两个年轻人相处的的确是不错,但是好像相互之间还是有种疏离的感觉,白小姐若是真的对九爷没有那么上心的话,最后伤的可是九爷的心啊。

    “再来十分钟这药就能够放下来了,您好好看着火,我先进去了。”白淽避开这个话题,带着药罐走向了玻璃房。

    阿姨看着小姑娘的背影,若有所思的开口,“还行吧,只要不明确的拒绝就是好事,说明啊这心里还是有九爷的。”

    不知道是不是整个世界上的老阿姨都有这种想将两个单身小青年凑一对的感觉,反正这位倒是这样的。

    白淽将药汤倒出来之后带着走进了浴室,男人这会儿已经脱光了衣服听话的坐在里头,袅袅而来的热气将他整个人笼罩起来,佣人将两味药材放进了里头之后安安静静的走出了房间里头。

    “感觉温度怎么样?”白淽站在他身边,将手上的药汤往浴桶里头倒了进去。

    顾玖笙睁眼,看着她眉眼含着笑意,“温度正合适。”

    将药汤放完之后,白淽抬手碰了碰里头褐色的汤药,她刚刚就闻出来了这药里头加了什么东西,现在才彻底的分辨出来,这里头,只怕是加了一味白术。

    能够减弱药力的药草,对于他的身体来说,并不是什么太过适合的药材,所以这其中肯定是有什么问题的。

    “怎么了?”顾玖笙看着她蹙眉的样子问道。

    白淽反手,掌心中的汤药滴落在了桶内,“没什么。”

    不加白术是因为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合适加这位药材进去,并不是彻底的不能加进去,如果说着药会害死他也太过小题大做了,这药顶多就是减缓了他身体恢复的速度而已。

    严逸拿着白淽给的药丸过来,手上还握着水杯,将药丸递给了男人,顾玖笙顺从的将药丸吃进了口中,就着杯中的水咽下去。

    “现在开始那些服用的汤药全部停下来,都吃这个,每天两颗不能间断,我会按时按量的给你配置。”白淽张口道。

    严逸点头,算是记下了。

    顾玖笙刚刚将药咽下去,就感觉到一股炙热的气息从他的脚底开始往上蔓延开来,慢慢的往上直接冲着脑袋而来,像是从春天吹来的暖风,将浓郁的寒气一甩而空,吹散了那股浓郁的气息。

    有种从身到心都感觉到轻松的感觉。

    “怎么样?”白淽凑过去,紧紧地盯着他的变化。

    她最怕的就是这药有副作用,因为多多少少是借用了小白的灵力,就怕被顾玖笙的封印排斥,如果他不排斥倒是挺好的,最怕的就是他体内的灵力开始反噬。

    如果真的这样都没办法治好他的身体的话,恐怕就真的只能够想尽一切办法去给他将封印解开了,但是那样带来的后果是什么样子,白淽自己也不清楚。

    而且这个世界她也没有认识能够强大到给顾玖笙解开封印的人。

    “很舒服,这药很清缓。”顾玖笙看着她说道。

    “好,那就继续吃下去。”白淽说完准备转身。

    男人搭在浴桶边缘的手掌猛的一拉,将人拽了回来,“你要到哪儿去?”

    白淽偏头看着他,“我到外边去看看药草好了没,要给你炼药的话,肯定是需要很好的药材的啊。”

    所以不要拉着她,赶紧松手,昨天晚上就抱了一晚上了,怎么现在还是没改这个动手动脚的毛病呢,不行,一定得好好的跟他谈谈,无论如何都要改掉这个不好的毛病习惯。

    男女授受不亲。

    “在这儿陪着我吧,你可以到这里来挑药煎药,总之我要看到你才行。”男人盯着她,一双眼中满是不容辩驳。

    白淽愣了愣,“也就半个小时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啊。”

    她现在还得去找小白呢,没空在这儿待着。

    “淽儿乖你到哪里坐着,我看得到你就成。”顾玖笙看了眼他对面那面透明的玻璃。

    白淽冷不丁的想到了他昨天晚上说的那些话,看了他半响之后沉默,“等着我过去拿书过来。”

    “等等。”男人将她拉回来。

    白淽低头看着他,还有什么事情。

    “你以前说过,你也会泡药浴的,那等我身体好了之后,是不是可以和你一起泡药浴?”

    空气中突然变得安静起来,白淽低头看到了她褐色的药汤下面,隐隐约约的能够看得到男人的躯体,她挣脱了出了他的手,往后退了两步。

    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他们能够一起泡药浴,这是明目张胆的说胡话不是吗。

    “我们可以用一样的药材,但是也得看看你的身体最终会恢复成什么样子才行。”白淽说了句。

    顾玖笙看着被挣脱的手,叹了口气之后对着她再次伸出手,“你过来我们好好说说话。”

    对面的女孩子没动,他想了想,有板有眼的说,“淽儿,你再这样我生气了,我们马上就过去登记结婚。”

    士可杀不可辱,可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白淽往前一步,握着他的手站在浴桶前,听着男人同她说话。

    “你怎么和我就是没话说呢?明明前段时间我们相处的很好啊。”顾玖笙笑了笑。

    白淽看着他带着笑意的眼睛,这双眼睛是她见过的生的最好看的一双眼睛,顾玖笙当真是被老天爷眷顾的人,有这样的样貌。

    “你想想我们前两天的相处模式,别总是这么排斥我,下个月我们就结婚了,我是你的丈夫,是要和你过一辈子的人,怎么能这么排斥我呢。”顾玖笙说着抬手碰碰她的小鼻子。

    白淽往后退,“又不是对着你才这样的,我从前就不太喜欢和人打交道,现在也还是一样的,对别人也是这样的。”

    “是吗?”他语气微凉。

    白淽的求生欲告诉她这个时候别说话,男人盯着面前忽然变得乖巧的小姑娘,指腹黏着她的手腕不动,跟着低沉的笑出声来。

    听在对面人的耳朵里头,却是有些渗人。

    “乖宝儿,我记得我同你说过,对待我要和别的男人不同,你忘记了么?”

    白淽迷茫的抬头看着他,对面人脸上带着笑意,“我是你唯一的男人,是要和你度过一辈子的人,我顾玖笙的世界同你,没有分离没有丧偶,你若走了,我会陪你一起。”

    因为没了你的世界,如同被黑雾笼罩起来一般,再无任何色彩斑斓,这样的地方,我会恐惧,会压抑的没办法说话,所以呢,我们要一起埋葬,生同衾死同穴。

    “所以呢,不要对别的男人好,也不要看他们,不能同他们说话,否则的话我会嫉妒的。”顾玖笙一字一句,说的有板有眼,握着她手的力道却是丝毫没松开。

    “我如果嫉妒的话,会做出什么事情来,我自己都不知道,所以淽儿,帮帮我,好不好?”顾玖笙握着她的手,一动不动。

    白淽却分明感到了后背一阵凉意,可是面前的人,是温柔的啊。

    这样震撼的语言让她愕然,如果说昨天晚上已经是她能够承受的极限了可是今天这又是怎么回事,怎么能够这样子。

    “答应我好吗?”男人看着她,像是势必要从她口中得到答案一样。

    鬼使神差的,白淽顺从的点了点头,男人看着她,高兴的凑过去,微凉的唇瓣在她嘴角落下一个亲昵的吻,辗转反侧,如同最虔诚的教徒那般,无比的认真信奉。

    一直到白淽离开了浴室,男人往后仰,修长的手指抚过出唇瓣的位置,上面似乎留着女孩子的余温,格外的香甜。

    “九爷。”严逸走过来,对着男人微微颔首。

    “查到了?”

    严逸点头,张口将所有的信息说出来,“宫黎,宫家的继承人之一,一年前和小姐在国外认识,宫黎的身体从小就不好,患有严重的哮喘,是小姐亲自上门给他医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的病才好起来的,也算是小姐的朋友。”

    这两天九爷虽然人在同洲,但是却从来没有疏忽小姐这边的情况,甚至精细到白淽一天上几趟厕所,都数的清清楚楚,每天吃什么,做什么,见什么人。

    交友很少的白小姐只是见了苏媚和苏念念,其余的时间就是待在白家没出过门,可是那天却遇上了宫黎,两人貌似说话的时候,小姐还挺高兴的。

    可是九爷却不高兴了,九爷的性子,没将白小姐藏在东区就是已经很压抑了,没想到小姐居然和宫黎认识。

    看到那几张照片,九爷的心情可是十分的不好。

    “宫黎,宫家当年也是从海城迁出去的,现在定居海外,不过大部分的生意也还是在a国,宫家子孙为人格外低调,所以导致了这些年宫家在大众视野里头一直都是不存在的,宫黎是个艺术家,会画画,也是个鉴宝师,对于很多女性来说,他是浪漫多情的。”严逸张口道。

    顾玖笙抬手,严逸将带过来的照片放在了男人指尖,顾玖笙看着照片上对白淽笑的格外开心的宫黎,他也是男人,当然也看得出来,他脸上的这幅表情是什么意思。

    看样子,他的宝贝也被人觊觎了,怎么办呢,总是很不高兴的感觉。

    “不过白小姐是真的将他当做普通朋友,当年从国外离开之后,白小姐也没留下自己的联系方式,或者在小姐的心里,宫黎只不过是一个普通病患。”严逸有些安慰一样的说道。

    顾玖笙眉头松了松,指尖微动,照片化成了一团火焰,在男人手中燃烧殆尽之后黑色的灰烬落在了水中,严逸脸上表情稀松平常,这样的场面仿佛已经见过无数次了。

    “宫黎这次回到海城一些缘故是因为工作,海城大学联系过他想要外聘他为客座教授,原本宫黎是拒绝了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又答应下来了。”

    这海城医科大学,可是在海城大学的对面一个街区,两所学校隔得不远。

    白小姐马上就要入学了,如果说这是巧合,恐怕任何人都不会相信的,宫黎对小姐,只怕心思不单纯。

    白淽拿着东西进来的时候,严逸已经将资料收好了,顾玖笙安安静静的靠着浴桶闭幕养生,白淽走过去在他对面将药材放下,看了眼严逸之后想了想。

    “严助理,能借一步说话吗?”

    严逸下意识的抖了抖,再看了看那边已经睁开眼睛的顾玖笙,怎么办,他现在心里头有点惶恐是怎么回事。

    “好的白小姐。”

    就算再怎么害怕,还是得乖乖的听话过去,白淽带着人走到了浴室门口,她。

    “这两天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人来过?”

    “奇怪的人?”严逸蹙眉,“您是发现了什么吗?”

    白淽看了眼这边还在闭眼的顾玖笙,“他的药里被人加了一味白术,虽然没什么大的影响,但是我觉得你们还是要格外的注意一下。”

    现在放的是白术,以后要是放点什么其他的东西可怎么办,问题出现了总归是要解决的,顾家这样的人家,外头觊觎的人多了去了,时不时地混进来一个对顾玖笙心怀不轨的人,很正常。

    “好的我知道了,我会格外注意的。”严逸点头道。

    白淽说完之后就回了浴室,没再管后头的人。

    严逸叹了口气,九爷自己要放这味药材的,他刚开始也奇怪为什么,后来才从和白小姐一起煎药的阿姨口中知道,白小姐也会有泡药浴的时候,不过这方子和九爷的有些不同,里头多了一味白术,所以九爷才想方设法的往里头加了一味白术。

    九爷这真的是,拿自己的身体不当回事,可是也没人能够劝得住他,不过白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白淽走进来的时候看了他一眼,紧跟着忙活手上的事情了,这顾家好歹也是大户人家,顾玖笙不可能随随便便的说要结婚就结婚的,老太爷那边肯定也不会通过。

    所以现在,她还是赶紧将人的病给治好了,这样的话以后老太爷还能够帮着她说话。

    白薇今天早上一直都没能够起得来,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她自己到酒窖喝了很多红酒的缘故,佣人找到她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他们大小姐在红酒窖里头醉的不省人事。

    其中被大小姐喝掉的可是夫人背着老夫人偷偷藏起来的那些顶级的好酒,没想到就这么被一瓶一瓶的喝下去了,老太太早上吃早餐的时候问了两句,知道人还在睡着也没多管什么。

    外头的新闻她也看到了,白建禾说了自己会处理,明天就是白薇的生日,老太太的话也放在哪儿了,如果白薇解决的不好的话,她不介意将这个败坏白家名声的孙女赶出白家。

    荀露霞什么都没说,也不敢说,白薇说了自己会解决,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折腾成这个样子,白薇到底有什么办法能够将影响降到最低。

    下午两点多的时候,佣人才听了荀露霞的话上楼去叫白薇起来,可是上去了一波又一波,还是没能够将人叫起来。

    “小姐?大小姐?夫人叫您呢。”小然在门口叫了几声。

    里头的人没答应,她继续敲了敲门之后,扭动了门把手,门没锁,她直接进了房间里头。

    白薇的房间她还没有进来打扫过,白薇这个人做事情有的事情很谨慎,她从来不喜欢佣人在她的房间里头出出进进的,所以很多时候她的房间宁愿自己打扫也不要让佣人进去。

    她倒是去过下面药房的隔壁房间,其余的就没到过了。

    “大小姐?”

    小然踩着软软的地毯过去,床上的女人裹着蓝紫色的被子,看得到铺散在枕头上的头发,窗帘遮住了整个房间内的所有灯光,小然慢慢的去到了白薇面前。

    床上的人丝毫没有苏醒过来的意思,闭着眼睛睡得十分沉,白皙的手臂露在被子外头,格外惹眼。

    她一语不发,就站在床边的位置盯着床上的女人,桌上放了一盘水谷,小然眼睛很尖,一下子看到了果盘里头的东西,泛着银色的光泽。

    大小姐现在,是还在意识不清当中。

    隔得老远都能够闻得到那股冲天刺鼻的酒的味道,她甚至看到了床脚放着的烟头。

    小然取了水果刀过来,慢慢的蹲在了白薇的床边,她手臂探出被子,看得到白皙的手腕上,跳动的青紫色脉搏。

    一阵银光透过,门口进来一个人。

    “怎么回事儿?大小姐还是不愿意起来吗?”荀露霞说话间走了进来。

    地面上的人面不改色的将水果刀扔到了床底下,从地上站了起来,“大小姐昨天晚上好像喝的真的很多,现在还是没办法叫醒。”

    荀露霞过来看了眼,这孩子从来不喝酒的,怎么会不声不响的就去喝了这么多酒。

    佣人端着醒酒汤过来,荀露霞看了眼,这是一天也不是回事儿啊,要是晚上奶奶回来了,不是又要被骂了。

    “把窗帘拉开,醒酒汤端过来给我。”

    她坐在软软的床垫上,将裹着白薇的被子掀开之后扶着人坐起来,“宝贝啊,该醒过来了。”

    白薇动了动眼皮,头疼的厉害,却还是睁开了眼睛,现在脑袋还是处于混沌的状态中,“妈。”

    她张口,嗓音沙哑无比。

    荀露霞应了声,心疼的厉害,好端端的一个女孩子,因为一个白淽折腾成这样,看一会儿那个狐媚子回来了,她怎么折腾她。

    “把醒酒汤给喝了,听话啊。”

    白薇顺从的低头将汤药喝下去,一旁站着的小然接过了空碗,自始至终目不斜视。

    “现在几点了?”白薇按着太阳穴问道。

    她昨天晚上到底做什么去了,怎么会这么头疼的,明明很早就睡了,

    “下午两点了,你不是约了要过去试礼服的吗,看看自己怎么喝成这样了,明天你可就过生日了,得快点起来去做准备才是。”

    白薇的生日排场不小,尤其是经历过这次的新闻,很多人肯定都会过来看看,这白家的混乱关系,还能再怎么混乱,这婚约最终会走向何方。

    所以这次肯定是空前热闹。

    “我怎么喝多了,我记得分明没喝多少的。”白薇说着揉揉脑袋。

    “我们找到您的时候,您已经在酒窖里头醉倒了,小姐,这酒可不能多喝的。”道。

    荀露霞看着女儿,心疼的揉了揉她的手,“怎么办啊,明天要是解决不了婚约的问题的话,奶奶就要你搬出去住了。”

    其实是赶出白家,荀露霞的话已经很中听了。

    “都到这地步了,我要是害怕的话当初也不会走这一步棋,无论如何在外头,败坏白家名声的,可是白淽不是我。”白薇按着脑袋哼了声。

    搬出白家,绝对不可能,老太太到现在还是一个样子,对她一点改观都没有,难道是个女孩子就没有人翻身的机会吗,这些年她帮助白建禾打理白家,哪一点不是做的井井有条的,什么时候亏欠过白家,要搬出去,也绝对不是她搬出去。

    “可是明天就是你的生日会了,这样的流言蜚语半真半假的,始终还是可信度不够啊。”荀露霞担忧道。

    别说上流社会的都是一些草包,那些人的眼睛亮着呢,如果不拿出点什么真材实料的话,怎么可能能够骗得了他们。

    “夫人,我有一个办法。”一旁的小然张口道。

    白薇这才抬头看着她,对面的小姑娘看上去年龄不大的样子,这会儿眼中却是无比的坚定。

    “你有什么办法?”荀露霞看着她。

    这段时间以来,都是小然帮她处理一些问题,她现在已经差不多完全相信了这个年龄不大的小姑娘了,她的本事不小。

    出了几个字,“苦肉计。”

    “苦肉计?!”两个女人齐声道。

    “如果大小姐明天的情况很糟糕,或者说身上带了些什么不同的伤疤的话,肯定会引起注意,那些人在意的,是白淽有没有抢了大小姐的未婚夫,如果明天大小姐的样子和他们光鲜亮丽的模样又差别的话,您说说,会有什么样的传言出来?”

    如果真的要将白淽的名声直接搞臭的话,这样的方法的确是最好用的,白薇低头想了想,最后掀开被子起身,赤着脚下了床,头还晕着,她这会儿酒意未醒,走路有些踉跄。

    很快走到了她放着人体模型的地方,她从凌乱的桌上取了一把小的手术刀,看了眼荀露霞。

    “薇薇啊,你要做什么?别冲动。”荀露霞被她的样子下的一滞,急忙起身看着自己女儿。

    “你的主意不错。”白薇看着小然,没想到她们家这次进来了一个挺聪明的女孩子。

    小然微微颔首点头,“大小姐,您既然已经做了,这事儿就只能做绝了,不能留有余地,否则的话到最后吃亏的可是您啊。”

    做事情,要么不做要么做绝了,要想彻底的毁灭对方,就只能先毁灭自己,否则的话,是难成大事的。

    她错就错在,对自己太过仁慈了。

    “妈,这次我要让白淽永无翻身之地。”

    白薇说完,手上的刀片狠狠的按在了手腕的位置,殷红的鲜血喷涌而出,直接溅到了地上白色的长毛地毯上,如同在雪地上绽放的朵朵梅花一样。

    “啊!”荀露霞急忙跑过去,拉着她的手,“薇薇!”

    白薇脸色惨白,又是一刀下去,“还没完呢。”

    荀露霞心疼的没话说,只能扶着女儿着急的快要哭出来了。

    “你负责同媒体爆料,名片和电话都在我包里。”白薇看着对面的小然。

    后者点头,转身在沙发上前取了白薇的手包,从里面拿了名片出来放进口袋之后,走过去拿了急救医疗箱过来。

    “我先给您处理伤口吧,别真的出事儿了。”

    荀露霞扶着白薇过去,她这会儿嘴唇已经毫无血色,扯出了一抹笑容,“我已经避开了要害,不会死。”

    在白淽还没死之前,她是绝对不可能死去的,无论如何,这一次,她一定要白淽到地狱走一遭,尝尝她受到的羞辱。

    相信明天晚上,会是一个十分美妙的夜晚。

    小然跪在地上,细心的给白薇处理伤口,看着她伤口上慢慢涌动而出的血迹,嘴角透着诡异的笑容,现在还不够呢。

    慢慢来,一定要慢慢来才是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